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快捷导航

微信登录,快人一步

开启左侧

从贫民窟男孩到身价90亿美元,WhatsApp联合创始人Jan Koum用...

[复制链接]
本帖最后由 企业公开课 于 2017-5-22 15:12 编辑

要说谁从Facebook的巨大成功中获益最多,大概没几个人能超过WhatsApp联合创始人Jan Koum。

现年41岁的Koum在苏联时代的乌克兰长大,从小时候连自来水都用不上,到最终开发了一款拥有12亿用户的通讯应用,跻身为净资产近95亿美元的成功人士,Koum的成功来之不易。

2014年,Facebook以190亿美元天价收购了WhatsApp,使得Koum成为Facebook董事会一员,并且Koum的身价亦青云直上。

Koum如今带领着一支100多人的团队继续围绕WhatsApp工作,该应用深受发展中国家如印度和巴西等国的欢迎。去年,他出售了在Facebook持有的半数股份,总价近50亿美元。
下面我们就来看看Koum是如何实现逆袭的:
Koum的净资产大约有95亿美元。他的财富几乎全部来自Facebook的股份,去年他曾出售掉大量Facebook股份。
然而,Koum不是一直这么富有。他生于1976年乌克兰的一个贫困家庭。

他是这样描述基辅的家乡的:“那里非常破败,我们的学校甚至没有室内洗手间。想象一下乌克兰的冬天,零20°C,小孩子不得不穿过一个停车场去上厕所。社会异常封闭,封闭到何种程度?读一下《1984》就知道了。但是生活在那种环境下,也算是一种历练。”
16岁之后,Koum和他母亲移民到美国,远远地离开了那个共产主义和反犹太主义的环境。他们住在加州山景城的一处小公寓里,靠着救济粮度日。

高中的时候,Koum通过从当地小店购买的手册自学了计算机,每读完一本之后他就还回去一本。
虽然他自己坦白,在高中他是一个问题学生,“差点没毕业”,Koum最后还是入读了圣何塞州立大学,然后以安全测试员在安永公司工作。

在他的人生经历中,有一件事他特别希望从此抹去——他的前女友曾申请过对他的限制令。“我觉得那时分手后的我十分不理智,行为尤其劣,”Koum在2014年时说道,“我对当时的行为感到无比自责,也十分羞愧我的行为竟然迫使她不得不采取法律措施。我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非常抱歉。”

1997年,还在为永安公司工作时,Koum遇到了早期雅虎员工Brian Acton。六个月后,Acton帮他在雅虎谋得了一份安全工作。
在雅虎时,Koum加入了一个叫做“w00w00”的精英安全黑客团队,该团队成员还包括Napster的Shawn Fanning以及另外几十名成员。当一名加拿大小伙对雅虎发起大量阻断服务攻击时,Koum请求团队成员给予建议和帮助。

Koum随后在雅虎工作了9年,直至基础设施工程经理。2007年,他和Acton俩人一道辞职,然后周游了南美洲。

当他们旅行结束后,Koum和Acton又一起申请了Facebook的工作。讽刺的是,他们被拒绝了。
赋闲期间,Koum开始仔细思考接下来他要做什么。这时候,一个想法忽然出现在他脑海中——让人们在手机上更新状态。2009年2月24日,在他生日那天,他成立了WhatsApp。那年夏天,他和Acton决定把产品变成一个即时通信应用。

就这样,未来的WhatsApp初步成型。WhatsApp的第一个“办公室”是几个由仓库改成的小隔间,还是和Evernote共享的。到了冬天,员工不得不裹着厚厚的毛毯来御寒。受雅虎的影响,Acton和Koum有着相似的产品理念:拒绝广告。

从一开始,Koum和Acton就非常关注用户隐私,没有借助任何营销或公关,WhatsApp开始飞速发展,特别是在极度依赖短信的欠发达国家。

2012年,WhatsApp引起了Facebook首席执行官马克·扎克伯格的注意。扎克伯格给Koum打了一个电话。随后两人见了面,喝了咖啡还一起去远足。Koum和扎克伯格一直保持着联系,经常一起远足,讨论互联世界等话题。

2014年2月份,扎克伯克邀请Koum共进晚餐,期间,他向Koum提出了收购邀请。Koum考虑了几天,然后在情人节那天,冒然拜访了扎克伯格家,打断了扎克伯克的妻子的情人节晚餐。然后他们讨论了很长时间的收购条款。

签署最终收购文件的前夜,Koum迟迟未睡,一遍又一遍地和红杉风投的团队仔细检查合同,后者参与了WhatsApp的A轮融资。凌晨2:30回家的路上,Koum的车突然爆胎,险些让他丧命。

第二天,带着某种象征性的前进,Koum在他前福利办事处门口签下了Facebook的收购协议。福利办事处离WhatsApp在山景城的总部只有几个街区的距离。
突然之间,也就是2014年2月,Koum在WhatsApp的股份飙升至68亿美元。而他的净资产日后还将随着Facebook的股价不断上涨。

Koum加入了Facebook的董事会,同意只拿1美元的象征性年薪以及价值几十亿的股票期权。他将继续在山景城的那个毫无特征的办公室里带领WhatsApp前进,那个办公室里Facebook的总部只有几公里远。

WhatsApp的团队买了好几瓶水晶香槟愉快地庆祝Facebook的收购交易顺利达成。公司的第一个员工Igor Solomennikoy在Instagram上发布了庆祝照片,不过这些照片后来被删除了。据说,一瓶水晶香槟的售价大概在200美元左右。
收购宣布后几天,Koum和WhatsApp的联合创始人Brian Acton飞往巴塞罗那参加了世界移动大会。在那里,Koum在一个名叫Boujis的酒吧里大肆庆祝了交易的成功和他自己的38岁生日。

即便现在他已经身价几十亿,Koum仍然保持着勤俭节约的生活方式。因为机票不能改签,而且还是用常客里程购买的机票,他不断催促Facebook尽快完成交易,以免耽误他去巴塞罗那的航班。

WhatsApp被收购几个月后,Koum经过慎重考虑投身慈善事业,悄无声息地为硅谷社区基金会捐赠了5.56亿美元。

他还向开源操作系统FreeBSD捐赠了100万美元。“某种方式上,FreeBSD帮我走出了贫困,”Koum那时写道,“我能获得雅虎的工作机会,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使用FreeBSD,并且那也是我选择的操作系统。”

尽管他很富有,Koum始终保持着低调的职业生涯。他表示,把WhatsApp卖给Facebook仅改变了他10%不到的人生,他仍然居住在原来的房子里,拥有不变的朋友。

Koum少有的嗜好之一大概是对保时捷的痴迷。“对我来说,一辆保时捷总是代表着成功典范,”2016年的时候他说道,“拥有一辆保时捷的愿望是激励我学习更多、更努力工作的关键。”
Koum一直在不断的出售他拥有的Facebook股份。仅在2016年,他就出售了过半数的股份。与之相比,马克·扎克伯格在去年仅出售约10亿美元的股份。

当年,Facebook以190亿美元天价买下WhatsApp时,该应用的月活跃用户才4.5亿人次。如今,月活跃用户已经达到12亿。

眼下,Koum似乎把精力集中在全球发展WhatsApp的目标上(印度是该应用目前最大的市场)。“当前,我依然忙于WhatsApp的工作,我一直在思考如何让这个产品变得更加完美,”他在去年说道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